您當前的位置是:新聞資訊> 行業新聞
(發表時間:2015/12/4 17:07:05/浏覽:1118次)

新版藥典最大亮點——注射用輔料大增

醫藥網7月28日訊 在輔料層面,藥典委員會針對我國注射劑用量大的實情,對注射用輔料做了大幅調整,兼顧創新劑型的潮流方向,意義重大。
 
時隔五年,新版中國藥典再次面世,激發了業內人士的關注。此次改版最大的變化是輔料,不僅輔料和附錄單獨成部,而且數量大增,這其中傳遞了什麽信息呢?
 
前所未有:
 
輔料質控受重視數量大增
 
我們知道,用于預防、治療和診斷疾病的藥品,指的是含有原料藥的各種藥劑。任何原料藥要提供臨床使用,必須制成各種不同劑型的藥物制劑,而制劑的制備除原料藥外,還需要加入一些有助于制劑成型、穩定、增溶、助溶、緩釋等不同功能和作用的輔料,這些輔料絕大多數本身無醫療防治價值,卻是制造、調配藥物制劑必不可少的輔助材料。
 
近年來,隨著人們不斷追求療效更好、毒副作用更小、質量更穩定、服用及攜帶更方便的藥物制劑,藥物輔料的研發也成爲市場熱點。雖然藥物制劑的好壞與生産技術、設備、制備工藝、全面質量管理有關,但輔料質量的優劣、所選輔料配方的科學性和合理性等,都會直接影響制劑的質量,進而影響藥品的療效。新劑型、新制劑的開發需要不斷開發新輔料,而新輔料的開發和應用,又不斷推進新劑型、新制劑的發展,它們是互相依存、互相促進的關系。
 
 
2015版中國藥典新增了129個新輔料品種。除常規劑型常用輔料大增外,也不難發現乙交酯丙交酯共聚物這樣用于創新劑型的常用輔料,以及一些諸如可壓性蔗糖等用于幹法壓片常用的輔料,可謂惠及制劑所用輔料的方方面面。
 
一直以來,輔料被視爲惰性物質,沒有引起藥品生産企業甚至監管部門的重視,相關安全事故頻出,比如“齊二藥事件”、“毒膠囊事件”等。因此,爲保證藥品的有效和安全,把藥用輔料放到與藥品的活性成分同等重要的地位十分必要。
 
與時俱進:
 
注射級與創新劑型輔料
 
一般來說,如果以藥物安全風險作爲評估條件,那麽血液制品、疫苗、注射劑等無疑是高風險品種,也是監管部門最關注的領域。我國是一個注射劑使用體量大國,據米內網城市公立醫院數據顯示,相比于其他劑型,不論中藥還是化藥,注射劑的銷量都名列前茅,僅以2014年爲計,化藥類占比超過6成,中藥類占比近4成。
 
注射劑因劑型的特殊性避過了肝腸循環,直接進入人體組織、血管或器官內。雖然起效快等是其優點,但安全性也是個大問題。既然國內市場的注射劑體量如此龐大,那麽在藥用輔料中安全風險較高的注射用藥用輔料自然引人注目。
 
我們注意到,2010年版藥典收載的供注射用輔料僅有品種爲注射用甘油,而2015年藥典將注射級別的輔料大增至13個,其中新增者有12個之多,這對規範國內龐大的注射劑市場意義重大。
 
 
從表1中可以觀察到,用于特殊的創新劑型的注射級藥用輔料有所增加。近年來,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脂質體、微囊、微球等創新注射劑越來越受到市場的熱捧,可生物降解並可生物吸收的輔料材料更是受到青睐,並得以廣泛的應用,如上述乙交酯丙交酯共聚物就是其中之一,它們常用于注射與植入劑型,可在體內降解。而因爲共聚時比例不同,它們在體內的降解時間也有差別,因而可以制備出多種釋放時間的長效制劑。用于治療晚期前列腺癌的重磅藥亮丙瑞林注射劑正是采用該輔料作爲藥物載體,從而達到了長效目的,患者只需每4周注射一次即可達到治療效果,增加了病人的順應性。
 
近年來,注射用脂質體大行其道,由于脂質體具有生物體內降解、無毒性和無免疫原性,並具靶向性等特點,脂質體類制劑愈加受到市場重視。脂質體制劑的主要輔料是磷脂,大豆磷脂和蛋黃卵磷脂都屬于此類,它們因來源和純化程度不同而分類,大豆磷脂包含21%的磷脂酰膽堿、22%的磷脂酰乙醇胺和19%的磷脂酰肌醇,而蛋黃磷脂包含69%的磷脂酰膽堿和24%的磷脂酰乙醇胺。市場上用于治療卵巢癌等癌症的注射用紫杉醇脂質體就是其代表産品,該産品因其良好的療效,市場認可度也很高。
 
用心良苦:
 
公布注射用吐溫80標准
 
任何事情都存在兩面性,注射劑在臨床應用時,因其直接進入體內,並且吸收快、作用迅速,一旦輔料出現質量問題,就會迅速對機體産生不可逆的損傷,危害程度很大。
 
事實上,中藥注射劑由于成分複雜,在制備工藝中加入吐溫80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由于吐溫80一直沒有注射級別的藥典標准,只有企業內部標准,一些不嚴謹的企業有時會采用口服標准的吐溫80來做注射劑的增溶劑,當臨床長時間或超劑量使用時,就有可能出現溶血等嚴重的副作用。
 
2014年,國內市場上中藥注射劑雖然品種數量只占15.7%,但銷量卻占到近四成,再次提醒我們注意中藥注射劑中常用的增溶劑等輔料的安全性。
 
曾有人做過統計分析,部頒中藥標准中收載的中藥注射劑制劑工藝中,注明添加吐溫80者有34種,其中吐溫80含量超過0.5%就超過半數。由于吐溫80生産中原料植物油脂成分差異和生産工藝的複雜性,導致不同産地生産的注射用吐溫80的物理化學性能和純度均存在一定的差異,由此也給中藥注射劑帶來了巨大的安全隱患。
 
曾幾何時,CDE發布衆多關于注射劑中使用吐溫80的相關指導意見、建議及解答,如2004年“對已有國家標准注射劑局部給藥安全性試驗相關問題的思考”,2005年“難溶性藥物開發爲粉針劑中幾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及“注射劑中輔料選擇應注意的幾個問題”等。文中對當時還只有口服藥典標准的吐溫80用于注射劑提出了諸多建議,建議口服吐溫80用于注射劑時先需精制,並結合日本、歐洲及英國藥典的相關要求制定內控標准,同時對有關物質、溶劑殘留等做了相應的指導。
 
不得不說此乃用心良苦,此次藥典公布注射用吐溫80的標准,大大有利于難溶性藥物及中藥注射劑的規範,進而提升我國龐大的注射劑市場的整體安全性。
 
雖然有人認爲2015版藥典整體來說有提升、少創新,但筆者認爲最起碼在輔料這個層面上,藥典委員會考慮得較爲全面,並針對我國注射劑用量大的實情,對注射用輔料做了大幅調整,並兼顧創新劑型的潮流方向,因而意義重大。
上一篇:【藥監信息】 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關于8起虛假宣傳廣告的通告
下一篇:藥品注冊核查風暴來襲: 28家上市公司“涉事”